主席、各位委員大家好。那個我這邊有提一些書面資料就是有其他的國家,他們在機構內,然後他們在出獄之前的中途銜接的一些措施,然後台灣目前在更生人的部分,其實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在於說受刑人他其實在出獄之前,因為我們是用累進處遇條例的這個制度,所以反而是在他出獄之前的這個日子,他反而是要更戒慎恐懼,然後呢,去配合監獄裡面的各項措施,但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就會變成說在長期級的受刑人身上,你就可以看到他很嚴重的一個機構化,所以這個部分其實是跟我們監獄實行法第一條所揭櫫的,那個讓他適應社會生活為目的,這個跟社會接軌的意旨是背道而馳的,所以呢,我後面有提出幾點就是,其實在我們的制度層面,我們一開始在那什麼……行刑累進處遇條例裡面,它其實有一些相關的規定是,對於所謂的一、二級受刑人,他在復歸社會之前會有一些……配套的一些措施,但是在實務上其實我們一直沒有去落實,比如說這些受刑人他可能可以穿自己的衣服,然後擁有自己的房間諸如此類,然後還有一些跟其他的級別的受刑人,他會有一些不一樣的處遇,但是因為實務上我們一直沒有辦法做到,包括雖然有一些監獄它會設置所謂的一級房,它把一級受刑人分隔開來,但是有一些監獄因為它硬體上的一些不一樣的一個的配置,所以有一些受刑人,他即使到了一級,他還是跟其他級別受刑人一起雜居。

然後再來就是說我們目前,我們在推的監外自主作業,其實他的適用的人數其實是非常少的,那如果說以受刑人他要復歸社會,他應該是要擴大的去實施才對。然後在來還有一點就是,我們目前在監獄裡面的這一些職訓的一個現況,其實我個人有一個意見就是應該是要做通盤的盤點,然後呢,去看可以讓受刑人他實際得到這一些職業證照才有一些幫助,但是又考慮到目前就業市場裡面,已經飽和的這一些職訓的課程,是不是可以進行汰換,讓這些課程的內容可以更新,可以讓這一些受刑人回歸社會的時候,他的一技之長是真的用的上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