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那有關於工作小組所提的這幾點結論,雖然非常重要也是一個基礎,但是有一點核心的問題,我覺得並沒有觸及到,所以我想特別利用這個機會再做一個補充。因為從實例的更生人輔導的事例來看,其實家人的支持是更生人最大的一個重生的力量。西方有一句話:「母愛是世間最偉大力量」,我當然利用這個機會祝大家母親節快樂,那事實上更生人他之所以能夠復歸成功,除了靠就業之外,其實家人的支持最重要,所以書面上資料我想大家參考,我另外再補充口頭的四點。

第一個就是所謂家庭支持系統建立,這個時間點要往前推移,就是從監所的階段,他就要跟他的家人繼續保持一個連結,我這裡有一個案例是基隆的黑馬,綽號黑馬,他進出監獄32年,直到有一天他的女兒去探監了時候說,他最熟悉的路是家裡到監獄,讓他幡然悔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現在自己也經營一個環保的事業,相當成功,所以真正真正觸動他內心能夠改變的,人性能夠做改造的其實還是要回到他的家庭。所以我們在做這個所謂的更生人復歸輔導的工作,從監獄就要開始,監獄就要讓他跟他的家人連結,不要把跟家人的會面當做一種懲處,我想這個不是一個懲罰的很好的方式。

那第二個就是輔導對象應該還包括,除了更生人之外還包括他的家人,剛剛所講的這個黑馬,他太太對他不離不棄,那他這樣經營他自己的家庭生活要負擔很大的沉重的負擔,其實我們在這個階段,我們的服務的範圍可以廣及到他的家人。這個部分我覺得說我們家庭支持系統、家庭支持方案可以再來深化。雖然法務部或更保也注意到這個問題,也提供了開案1810個更生人的家庭做這方面的服務,但是我要覺得說,真正要讓更生人的一個復歸社會有更大的一個成功的比例,那這個部份我覺得是可以把它落實建構一個更生人家庭的一個支持系統,把它充分建構起來。那怎麼建構起來?

第三點我想的就是資源,資源部分其實社會有很多的團體,包括宗教團體,不管是基督教團體、佛教團體還有很多公益的社團,這部份我們其實要透過更保總會還有法務部的力量,整個把它盤點出來,建構起來。這個盤點、建構起來,各地方的分會可以有效來運用。最後一點我想談的就是內容的一個多元化,那這個部份我想也可以參閱我的提案的資料,讓我們這個整個所謂家庭支持的這個系統,真正的發揮它的最大的效能,如果沒有家人支持,那就業還是會面臨到很多的障礙;如果沒有家人的支持,他最後有可能還會走回頭路,所以這個部份,我也特別請求各位委員能夠支持我的提案,把它納入我們今天的結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