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剛以凡委員所提的我個人是蠻附議、蠻支持的。就是說我們也許那個教他如何釣魚可能更重要,這是一個;那另外就是說我們直接指定的國營事業機構,其實除了剛剛以凡所講的那個問題以外,會不會對於國營事業機構他也會造成一些困擾?那當然另外一個。就是說還是回到我們剛剛提到就是說,北元兄有提到說有關於地方政府推動社會企業的那個部分,那我會想說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可能可以思考,就是說不一定是地方政府推動社會企業,而是說也許政府他可以去研議不管你是社會企業也好、一般企業也好,或anyway任何的公司部門組織都好,包含NGO只要他願意聘用更生人,那政府你有給他一些incentive,誘因、獎勵,這個是可以去研議的,這樣的涵蓋面可能更廣一點,這個我稍微附議一下以凡所提的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