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要呼應劉委員的意見,其實針對第3跟第5的建議的話,其實後面我們要討論到成人觀護制度,其實我比較概念上面來講的話,成人觀護、更生保護其實他這些業務他應該要合併起來,然後的話,因為他是在一個社區外面的一個資源體系,那他必須要去做復歸的一些調查和規劃。然後涵括到後面的話,更生保護這邊的話,就是剛剛劉委員講的,其實創業貸款或者說一些協助方案其實都有,政府方案非常多,包含剛剛劉委員所講到的,就業中心這邊的話,針對一個異地就業,或說就業的人他要面試之前,他的一些服裝儀容款項的一些協助,其實都有。那問題就是說,就業中心的就業輔導員他們其實蠻專業的,可他人力不可能是做個案的輔導,那所以相對來講的話,更生保護會或者說觀護的話,這一塊他必須要有這一些相關的一些知識跟能力,尤其是更生保護會這邊,他可能要自己訓練他的工作人員,要有就業輔導人員的專業,而在一個協助過程裡面的話,他必須要去陪伴這個更生人,我不是錢給他就算了,那後面他的企業經營,以及他的一些相關的事項,他必須陪同;甚至是像剛剛劉委員所講的面試,然後希望說能夠讓他幫助他成功。所以像這個部分的話,其實3跟5是要合併起來去思考的,包含他的家庭復歸。那你今天要矯正署的話去把外面的那一塊,要他們這邊的SOP去做好的,我覺得是為難矯正署的。其實我覺得矯正、觀護、更生保護他其實是一個整塊的一個概念制度的話,他必須要一個無縫接軌,那怎麼樣去討論的話,我也希望說透過今天的會議,我們討論了更生、我們討論了成人觀護的話,是不是能夠找出一個整合的方式,以上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