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呼應一下檢察長,因為我這學社工的,對家庭不講話不對。就是說事實上真的是他出獄之後的家庭的支持,真的非常重要。但我們現在看到法務部的報告裡面就是說,鼓勵他們來會面,然後我們辦活動,我覺得應該去看看說那些的效果如何,如果不好我們真的要去改變,那一個是更生保護系統往前拉,他提早進來,然後這個當中等於是他在外面他會知道這個受刑人的家裡出了什麼樣的狀況,或者他們對這受刑人有什麼樣的不滿、怨恨或者心理上沒有辦法解開的結。那這中間我覺得就是需要連結。那至於他在就業也好、出院就有點像我們這個生病、住院有這個出院計畫,育幼院也有離院計畫,就是一個交、一個接。但這個交跟接的轉銜的過程,他是一個長的,不是說一個月我把棒子交給你就算了。他是一個長期,這樣能夠無縫接軌其實對我們受刑人是有實際上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