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剛剛也看了我們,不管是警政署或者是法務部司法院的回應,真的要很沉痛地講,因為你們的回應都是現在的做法,那現在之所以會這個問題這麼嚴重,就是現在的做法行不通,所以我們很沉痛的也非常誠懇的希望這些制度能夠有所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