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針對余委員跟我們盧委員的一句話,我們願意把他修正,的確是重大兒虐案件這涉及刑事的部分由檢察官來主導,那的確是如果講到防治,這個對檢察官來講太沉重,可是我們現在碰到的就是重大的案件那必須要由檢察官的高度去處理,那當然在兒虐的案件即使不是刑事、不是重大,剛剛主席講到的,這些問題也希望能夠在,也許是警察體系、也許是檢察官的體系,都能夠來協助,否則的話是無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