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次講到,這個就是內部無法解決的問題,所以我們要來提出。那再補充說明一下,為什麼警察這個績效會有專案制度呢,其實影響到我們整個司法的品質?那我做一個比喻好了,警察就好像一個製造工廠,然後檢察官好像是一個品管工、品管的那個階段,法官呢可能是一個檢核或者是審核的階段。如果前段製造工廠因為它被壓迫必須要去製造很多的案件出來,其實到了我們品管那邊你也會很頭痛,因為良率很差,對。那它可能發生的問題包含說,為了要績效,它把……就濫竽充數,有一些案件就真的沒有辦法發生,或它的治安情況是很好的,但是它就是有績效的要求,所以它會用一些其他的方法來取得這個績效。那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它會產生擾民的現象,譬如說我們今天有一個賭博的專案,一定要有這些績效的時候,它就可能去抓家庭麻將,家庭裡面打麻將這是很生氣的擾民的現象,可是這個跟治安的那個好壞其實關聯性並沒有那麼強大。那另外一個可能性呢,就是警方為了要達到這個績效,就犧牲自己的工時,就長期的工作。

我們很多的基層警察是外勤的,可能十一天都沒有回家,或十幾天都沒有回家,就為了衝這個績效。它這個績效後面管劾之嚴格,就是一層一層,就是局長到分局長、分組長到派出……對,這些,對,我覺得這個是一系列跟我們司改是有密切關係,而且跟我們社會治安有密切關係的。如果不在這邊討論或處理的話,其實我覺得它內部沒有辦法改進。然後再補充一下,我們台灣現在全部的刑警有六、七千人,但是少了……今年度少了大概九百吧、到一千左右,為什麼大家都不願意做刑警?因為績效。你要不就把自己弄死,要不然就趕快離開這個工作。所以、然後個分局裡頭呢,大概就是小分局那他可能百分之十左右的刑警,那大一點的話,像中山分局可能可以到達百分之二十,但是這麼樣的有限的能力,卻要處理十幾項的專案,不斷的累積,然後要衝這個績效,當然員警必須要離開。那我們長期如果是刑警不足的話,其實是影響到後段檢察官在收案的時候一個很大的困擾。那我想檢察官應該感同身受,每到專案開始發生的時候,其實他們可能一個晚上收十幾件或數十件要處理這麼多案件,其實對他們工作壓力也是很大的,所以我覺得這個議題必須要在這邊處理,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