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就我也不是反對,我也是希望說它不要完全取決於這個法定代理人,未成年人的那個人工流產。那但是在這邊就是說,它之所以之前當初的立法它需要有一個所謂的同意這一件事情,是因為它擔心說人工流產這件事情對於這個未成年人她的身心的傷害會有另外的……就是造成身心的傷害。但是它把它定成只有讓那個法定代理人去同意,這當然是不合理。所以其實它這邊是不是要有一個什麼樣的評估、醫療的評估,好,因為這個未成年人她可能不清楚自己,她……人工流產這件事情對她會於她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所以其實外國的立法它其實是會有一個像說醫療的什麼樣的第三方、專業第三方去對她做一個評估,她適不適合接受這件事情。假設我們的修法應該……可能推的不是純粹,就是廢掉就不管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