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志潔講的幾乎跟……我覺得很棒,其實那就是例外情形,而且是民間團體包括勵馨基金會,因為他們有未懷孕保護中心,所以他們有很多數據。包括現在留養率啦,跟墮胎率,關於未成年子女的……那麼其實這個在民間團體也討論很多,那志潔幾乎就點出了兩件事情,就是說……但是這兩件不管你是司法來絕地或社政來做一個協助,都是有提到這種未成年子女你如果沒有去做這樣處置,就會造成未成年這種……你可能就會一直看到新聞媒體、就是小孩在馬桶啊,或什麼之類的,你就會一直看到這種,所以你法令反而造成了這個未成年子女沒有辦法求助,就是主要是法律造成的。所以你會看到的未成年人也這樣的狀態,那嬰兒又有一個這個剛才我們講的那個死亡狀態,它幾乎是加成了兩個一個……就是未成年人的一個迫害啦,就是法律造成的這個迫害。

所以我覺得它有要修正的必要性。好,那這修正必要性有兩個部分:第一個當然不管是司法也好,或社政也好,那它的例外情形又是如何的話,我會認為說它必須要很多的細部的討論,那只是說,在我們這個……所以我當時會建議這個決議的時候,就是把它放到說設置它的例外情形。那這個例外要例外到什麼樣的程度,以及它的例外的措施處置是什麼程度,可能就要研議這樣相關的法規,所以我就在想說志潔有沒有可能把說明欄的部分再加一些為什麼要做這樣一個研議的背景,然後我們就變成我們今天的決議,有沒有可能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