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文不用,其實我只有加為使性侵害被害人保有司法程序中之主體性,強化其這個保障它在這個司法程序的意旨這樣,就是給人家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