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點的部分是說,那建議法務部對於執行期滿前已經滿二十三歲的受刑少年,那在符合……這邊應該是《監獄行刑法》的規定下,《監獄行刑法》第三條的規定下,那依照他的教育需求,可以再繼續收容在少年矯正機構到該級教育完成為止。那如果……這邊所謂的必要是……並且必要時可以盡速研擬修正《監獄行刑法》第三條之相關法規。

那這一個提案的部分主要是說我們現在有些少年,那他可能大概二十三歲之前他已經進到……假設我們以明陽中學為例的話,他二十三歲之前進到明陽中學,那他想要完成他的高中教育,但是他可能……二十三……他二十三歲了,但是他可能就高三下,他差一、兩個月,就因為這一個……目前我們實務上的做法,二十三歲就一定要讓他離開。

那這會導致某些少年他在……像差距不大的情況下,他沒有辦法完成這個高中教育,那這個部分我們上次工作小組會議的時候,有請李茂生老師來跟我們做一些指導,那這個會涉及到《監獄行刑法》第三條我們的解釋的可能性,那所以在這邊我們會……為什麼後面會寫說是必要時請盡速去研擬修正?《監獄行刑法》第三條規定,我們的看法……老師給我們指導的意見是說目前《監獄行刑法》第三條他說受刑人如果在十八歲以上未滿二十三歲者,依他教育需要,可以收容在少年矯正機構到完成該級教育階段為止。從文義解釋上,我們認為就有這個可能性,可以解釋說只要他進去執行的時候是還沒有滿二十三歲的,他進到矯正學校之後,他應該就可以……即便他已經二十四歲了,他至少讓他完成這個高中階段的教育。我們的看法是認為說他在文義解釋上就可以做到這一點,當然這一點我們是建議法務部能夠去做一個研擬。如果認為說在法條文義解釋上是有這一個困難,那我們就會建議說,既然文義解釋沒有辦法做到,那我們就修法。那這樣一個情況可以改善。以上的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