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有關於觸法兒童要不要納入少事法由少庭來處理,這個部分我們還沒有形成政策決定,因為我們也認為說,有些委員認為,這個兒童的年紀過小……對,但是就是如果他不納入少事法不進入少庭,他就是由福利機構去處理了,他完全不經由司法體系,所以這個部份我們還想再多徵詢實務界的意見,那我們可能會讓這個觸法兒童走福利的體系,但是因為我們的少事法是一脈承襲日本法的,那日本那邊……日本法他們其實對兒童如果觸犯重大刑事案件,比如說:殺人罪、或殺害直系尊親屬這個部分,他們也有對兒童採感化跟這個進入感化教育的這個執行,但是他們執行的場所是適合兒童的場所,所以這個部份我們還會再跟實務界交換意見,因為不曉得我們的國情,能不能就是對於這種觸犯重大刑事案件的兒童,卻不由刑……就是司法來處理,我們的國情能不能接受?這個我們還要再評估,但是原則上我們會認為兒童主要是要以這個福利跟學校教育來輔導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