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做一個報告,因為像說六六四號解釋,我們會面臨到一個問題,現在目前就是逃學、逃家不能夠收容,也不能夠送感化,但是我們實務上現在碰到一個情況就是,我有一件少年,他應該被我六擒六縱,什麼意思?為什麼叫六擒?我把他請警察……他不來我請他來,他不來,我就發同行書請警察去帶人,或者是說,那就是涉及到上次我們講的績效的問題,同行,沒有績效,所以不會抓。所以我就只好協尋,通緝有績效,通緝就來了,來了之後,我必須要提醒我的同事,要提醒說這是不能收容,因為六六四號解釋說他是逃學、逃家,所以不能收容。那抓來之後,我們就會通知他媽媽或是他爸爸:「你小孩子找到囉,請你趕快來配合」。然後來了就說:「喔你們終於找到了,那法官你趕快把他關起來」。抱歉,我不能關他,我只能放他,你管他放回去做什麼,他等一下走到門口他就跑了,他根本不會理我。

所以我們的現況會是說,我很贊成說福利服務,大部分的情況我們可以想像,我的少年法庭有時候會有……不少……可能只有一成的案件,一個小學生的樣子,一個小一、小二的孩子走進來你的法庭,哪一個法官會想要把他關起來?大概不會有。什麼時候要把他關起來?大概就是他的爸爸媽媽告訴我說:「不行,你不關他不行」。那剛剛逃學、逃家那種例子為例的話,少年法庭六擒六縱之後他媽媽跟我講了一句話:你不要再……這個案子我可不可以撤回?我不要了。你不要法院在這樣抓、放、抓、放,然後每次都通知我,然後法官你能做什麼?欸……我抓來那明天值班的時候開……我正式開庭的時候我把案子結掉,做什麼?保護管束。那你還能怎麼樣?我不能怎麼樣,我不能關他。那找不到人、保護管束期間找不到人怎麼樣?我再通緝、再協尋,那到時候再通知你來,你不是在找我家長麻煩嗎?會產生這種後果。

所以我的意見是說,我還是建議是保留給……這個最後的手段保留給法院,我們要求法官慎重的去運用這個收容的手段,這是可以的。那不然我自己的想法戶會強烈的建議說,對不起,眼不見為淨。就不要送進少年法庭了。因為沒有辦法,他真的是會造成當事人的困擾,不要關他這可以是一個原則,但是例外,請給法庭這一個例外的一個強制手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