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有關於那個安置的部分有保護性的安置,還有司法的安置,那事實上我們像勵馨阿、家扶,還有很多機構,大部分都是做保護的安置,司法的安置是非常少機構在做,就像上次爆發集體性侵在南投埔里的那個事件,其實就是因為他們的設計標準不符衛福部的一個標準,所以他一直說他是丙等阿,然後可是他們其實也很盡力在做,可是給的資源太少,所以沒有辦法。

那我現在在看的,其實所有的安置機構都面臨一個問題,就是資源太少,然後政府的支持太少,可是他又是法定服務,所以所有的風險變成民間機構在承接,所以民間機構根本就覺得說這個風險應該是政府你自己承接吧。

所以為什麼家扶,我們看的家扶是最有資源可以做,他為什麼要關掉?因為他們的評估這個風險太大了,那所以我會覺得這個根本問題就是,法定的服務,這就是法定的服務欸,那為什麼他沒給足?然後法官判了以後也不曉得判到哪裡去,所以只好判到埔里去,那個是衛福部說是丙等的,那怎麼辦?那到底誰錯?

所以這個裡面我覺得最根本的問題就是,這種法定的服務他沒有做好,那怎麼樣給充足的資源?然後鼓勵民間發展多元的一種安置,我覺得是非常需要重新去檢討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