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沒有在放天燈啦,但是我就想要知道一下就是說,其實我們……我剛才在前面有一個一直在講兒少保護中心,在行政院或者是衛福部喔,都希望有……可能是行政院啦。那我要講的就是說,其實因為我現在看到比較多的問題是,我自己所看見的是……我們的系統就是這樣,這個小朋友進來,那假設他涉及到司法,少事法的他就變成司法兒少,那其他的我們就會用社福的兒少來做區分,那你一旦是社福的兒少的時候,司法兒少的社會福利跟兒少人權全部都不見了,就全部都被剝奪了。那這個確實是因為沒有整合的因素,所以我也因為這一陣子才發現哇怎麼那麼嚴重,我甚至認為那個少年的狀態比家事法大概落後五年,坦白講,我自己認為。比如說那個福利資源,非常……還有多元的處遇這個觀念,在家事法已經發展到很成熟了,可是在少年幾乎是很封閉的,這個是我比較意外的事情。

那我現在在講就是說,我非常支持這個兒童相談所這件事情就是說,當這個小朋友有問題,就像剛才衛福部在講,有七成四,其實七成四我們去少扶院有看到,七成四的司法少年都是七成四家庭功能是有問題的;所以它問題還是在「家」,還是在家庭這個議題,倘若他可以克服家庭這個議題的時候,可能可以處理很多事情了。那麼,因此當這個而是的議題進來,有一個整合性的機構去做鑑別,鑑別評估,再做分別的處遇。譬如說你涉及毒品,你沒有涉及到少事法,來協助他,那個衛福部也幫不了忙,所以它為什麼還是會有需要司法再後面做後盾的原因。所以我是在想說,這個兒童相談所這件事情,它有沒有辦法整併到這個,我剛剛講的,行政院兒少保護中心裏頭,一起去做處理。為什麼,因為它要跨部會,衛福部沒有幾個人啊,裏頭沒有幾個人,他們沒有幾個人,然後他們又沒有公權力,沒什麼公權力,只會罰錢,啊罰錢沒有用,對不對,這是很明白的事情。

所以它確實是需要司法的後盾,那在司法後盾,所以在衛福部向下的話,你處理毒品鑑別,鑑別之後它必須要司法,一條龍的一個方式,那在這裡頭它沒有後端,它沒有後端,因為我們在做家暴防治網絡、或性侵害防治網,一定會從前、中、後全部都灌上來,但是這邊會被斷掉,後面會斷掉。那有一些不應該要送少事法,或是我們送少年法庭的時候也跟他講說,我們鑑別出來,是家長有問題不是少年有問題,那可能是家長應該要被處理。那我是說,像這個部分到底有沒有可能整併到那個比較上面一點的、行政院的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