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個,跟主席跟各位委員報告,我們這邊,王主任很細心,他有做了一些數據,可是這個對少年法庭來講,這個數據它,當然,對我在刑庭待過的、多數的少年法官都有刑庭的經驗,我們對於成人的觀察勒戒的效果其實,我們並不是覺得效果很好,那所以這是第一個。所以為什麼當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修正的時候,把它修改過來說,我們不一定要送觀察勒戒,我們可以送保護處分,我們不一定是送感化,而是我們不選擇,因為移送進去觀察勒戒,兩個月之後,多數的少年是會被評估出來說,他沒有繼續施用傾向,有時候我們就會不付審理,所以我們走那條路他接下來、後續的少年處遇會沒有掉。

那但是這個,就是這樣一個方案我們把它說,請法務部來進行評估說,有沒有一個成癮評估機制,但是在這點上,我個人一個疑慮是,我們現在各法院在做的時候,恐怕、包含在外面,我們有沒有辦法,所有少年法庭來講,我們要怎麼去評估有沒有成癮評估機制,其實對法院來講可能都,我覺得都有點困難,因為我們沒有,這個評估機制在哪裡。除非說特別的,我們有一個個案,都送到醫院去做鑑定,那我送鑑定之後我才會確定說他有沒有成癮性,那我才會評估說,我要不要、我進來、案子進來,我是要送勒戒?還是要用保護處分?那如果在前端,我已經認為說他可能有成癮性,我、法院已經,那我本身沒有這個人才,啊對不起,就是說沒有在那個專業的時候,我已經送醫療院所去評估過;那已經決定過一次的時候,那到後面這邊,還要不要一次這種決定,或是說這次評估是評估他有沒有強制戒治,我會說這邊恐怕是評估有沒有強制戒治。但是如果在源頭部分,我們已經、少年法庭已經不選擇讓他進觀察勒戒這條路,而是走保護處分這條路的時候,那其實,恐怕後面不是擺在觀察勒戒處所,恐怕會不會是在輔育院的處所反而比較,實用性可能高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