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個地方就是都沒有提到社區方面,因為像王委員講到去做那個所謂的社會評估就是因為有的成癮者他可能,就是說他是初次或是他那個成癮不到成癮的那種程度,他只需要說有社區或說家庭的支持就可以讓他脫離那個環境,那你不需要把他收去安置、不需要醫療,不需要到達那個地步,但是我們就是沒有去做那個社區那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