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你太細的話,憑良心講這是它內部的專業,但我外部的精神已經能夠進去了我覺得這個是比較重要的,所以我比較強調的就是基層跟外部的比例這個概念進去;至於說外部的委員要哪一些,我覺得那個是可以討論的空間,不一定要限定到很窄到那種部份,有時候反而去扭曲它那個整體績效的概念,所以我的建議就是這個部分把那個精神放進去,那我會協助黃委員把這個文字做好,然後把這概念放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