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委員報告,委員的一個思考模式我當然可以理解啦,但是我們在這個區塊在矯正這個區塊其實他都在做一些背景資料的一個收集而已啦。你如果要去鑑別要去鑑定出來,其實他是要進行相當一個醫療,醫事人員的一個程度來才能夠處理的。所以我是採比較務實的,其實你只要人力或是怎麼編制有的話我大概都,我都敢接受。我都敢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