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就是說我想要在這兩點就是說,因為我們都著重他那個委員會,雖然委員會裡面有學生代表啊,其他的代表這樣。但是其實變成好像是這個委員會就來決定這件事。那我是想說是不是還有可能性就是說讓這個像基層的員警,他不是這個委員會的委員,或者說像教育方面警大、警專他的學生,他也有管道可以去反映這個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