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主席、各位委員。那有關於這個,我們第六個檢討反貪腐法制這件事情,那我很快、我就稍微看了一下、目前,因為上次就是因為主管機關的報告,那我們有委員們覺得好像比較空泛,所以沒有什麼具體的東西,所以請這個相關的主管機關今天再來跟我們說明一下。

那我這邊有幾點我想先談一下,我把這個廉政署目前,其實當然不只是廉政署,其實、因為總共也要、有四個法。那其中呢我要講一下就是說,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這兩個法呢,以目前提出來的報告呢,其實還是一樣空泛。那第一個就是很空泛,那第二個就是,它這裡面提到,這兩個法在論述的過程裡面,第二個部分都是談到相關研究與數據,可是呢實際上這兩個法的說明的相關研究呢,其實只是把現在的規定重新寫一次。第三個,也沒有提到什麼相關的數據。第四個,所提到改革方向,基本上是非常非常不具體跟空泛的。那我覺得、就這個地方呢我覺得,我想、我等下會有些建議,我不知道其他委員,我意思是說,如果以現在這樣的報告,其實跟上次沒有什麼不同。尤其是,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目前的一個修改的方向,譬如說: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它整個所謂、不是修法,它講得叫改革方向,裡面所提到的,說要參考大法官釋字716號的規定,要放寬就是所謂的公職人員的相關人,的相關的部分,我想委員可以自己參考;還有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裡面所謂的改革的部分,基本上跟現在所謂標竿國家跟全球的一個反貪,這兩個法的趨勢,是相當程度的背離。所以我不太清楚說,那目前這兩個部分所提出來的,所謂的改革的方向,是依據什麼做出這樣的改革方向。

再來有關於遊說法跟政治獻金法,這兩個部份是屬於內政部所管的。這個地方就基本上、至少兩個部分都有提出具體的修法,修法要修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