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上次為什麼會、今天再有這個報告,是因為上次所提的那個部分。我記得是黃旭田委員、還有很多委員都提到,很空泛,所以希望他們今天提出具體的,尤其是有關於跟這個政務官、還有這個所謂的,就是說我們今天法案的這個,民意機關與政務官的這個部分。可是以現在來講,還是沒有提出具體的東西出來,所以如果主席你問我具體的建議,我就是具體建議這兩個法、去、如果你不能夠修得更符合我們現在民意的期待,至少也不能未來改革把它放得更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