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另外一個就是說,我們楊副署長說明。那我想針對廉政署所提的這兩個法的修改方向,雖然我、我要說是說,從我看到一些相關的立法,也許我們看到的國家或是說我們著重的點不太一樣,但是我想他們也提了這個東西。我是有一個建議啦,就是說,是不是可以說,就他們所提的這兩個法裡面,所提的改革方向,去研議一下,是不是跟我們現在社會的期待,是可以接受的。因為剛剛楊副署長有提到說,他們可能、他們研究過程可能根據什麼什麼,那可能根據我看到的什麼什麼,我們兩個部分這邊有一些相當大的落差。

那但是我會建議說,他們已經提了,是不是也有可能說,就他們所提的這些,我們加上請他們去了解,我國現在社會上面對這兩個法的期待是怎麼樣子的,那我想會不會這樣也有點周延。譬如說、剛剛有、譬如說增設平台,那個當然是便利。可是如果說提到說,我們現在允許我們的政務人員、或是公職人員,他在他自己服務機關裡面的標案,雖然是循所謂的採購法裡面的公開,然後我還可以自己去投標。那我想基本上大概沒有幾個人可以同意,因為我們現在公務人員任用法裡面都已經規定,如果我是機關的首長,或是我是所謂的人事升遷的承辦人,我自己的相關的三等親內我都要迴避了耶,更何況我還可以去投標。

所以我想說是不是,目前的相關的已經所提的這些,去參考一下,也許我們的社會是怎麼如何看待。因為這是實質上,我們常常講,所謂的規格標跟所謂的,我們的程序都符合啦,可是我實際上我就、民眾就覺得你有問題,我是建議是不是可以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