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據明鴻委員剛剛講的,的確在法官要安置的時候,會碰到這個困難,所以對他們來講,最好的就是說,那你社家署當我的窗口,因為這些安置機構都是你管的嘛,可是現在我們司法院個別的法院跟個別的安置機構之間所簽的人頭安置,就是我們叫個案,個別安置,一萬八千塊一個月,我覺得這就回到剛剛以凡講的啦,就是說當你今天國家都是用一個最少的經費,我一個人頭一萬八,我昨天特別請教了我們系裡面的那個少年的專家陳毓文老師,他說一個月的安置費他們精算,大概是六萬塊,那我跟各位報告,我特別去找了英國的安置的經費,2016年的資料,他一天就是兩萬塊台幣,各位,安置一天兩萬台幣,然後英國教育部2014年的資料,我把它換算成,一天是一萬六,我們是一個月一萬八,那今天就算我們說我們台灣的水平沒有像英國那麼高,我把一萬六除以十,我們十分之一就好一千六乘以三十,至少也是四萬八,所以我要講的就是說,我很贊成大家講是國家的責任,第二要務實,分類分級,不是機構的分類分級,是機構裡面的孩子的分類分級,每一個孩子的照顧成本不一樣,你今天如果不去務實考慮的時候,我覺得對機構來講,他能力有限啦,所以就會造成剛剛明鴻委員講的,機構用甲、乙、丙的理由跟你說他不能收,因為他也很怕我的照顧人力不夠的時候,孩子進來我照顧不到他,我會害了他,所以一句話,我們真的要務實面對這個問題,機關之間互相抱怨是沒有意義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