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我其實是贊成剛剛召集人說的,就是司法院跟衛福部就這個問題,應該要去檢討目前的問題跟去研議一個可以做的制度,第二件事,我要呼應剛剛以凡委員,我非常贊成必要的時候,成立公辦公營的機構,因為我自己是,其實我博士論文做的是委外的研究,那在香港來講,他們很清楚、很務實的知道,比較難服務的個案成本比較高,都會有篩選個案的的問題,所以他們一定是,如果要委外的話,那個機構絕對是給他最優厚的條件,因為你要幫我們服務最困難的個案,可是即便如此,還是很難,所以最後的一個守門者就是公辦公營,就是你們都不要的,我國家來負擔責任,我不計成本,所以以凡委員剛剛的那個公辦公營的,我是贊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