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個部分,就是少年事件的這個輔佐人的部分,我提供一點不太一樣的意見,是比較法上的意見。美國的少年司法它發展得滿早,那也滿完善的,但是美國法他們在討論說少年事件裡面要不要由律師來……一定是律師來擔任,就是說律師當然可以擔任這個輔佐人,但是要不要完全限制由律師來擔任,他們有一些不同的討論。

它的原因在於說,當然我們的律師在法律專業上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但是在少年的輔導上,至少在我們的少年事件處理法,我們的我國的少年事件處理法上31-1條它也提到說……對不起31-2條,它說輔佐人除了保障少年於程序上之權利外,應協助少年法院促成少年之健全成長。那美國法他們在討論這一點的……為什麼會說它不見得一定要讓律師來擔任,也就是一定只能律師來擔任,原因就在於說,在這一點上,以法律為專業的律師不見得能夠做到、完全做到讓促進少年的健全成長。因此在這邊我補充這個意見說是不是要完全的限縮只能輔佐人就是只能律師來擔任,我想提供這樣一個不大一樣的一個參考的意見。

那另外一個是說,如同剛剛提到的31條之二有這樣一個規範,但是我冒昧的說按照我在少年法庭的這樣一個經驗、大概快十年的經驗,我們的律師同道們他們在少年事件處理法這個……就是像我們現在律師考試好像也推動專業證照,它是不同的……可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