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旦如果是全面性的,我想我還是提剛剛那個意見是說,如果擴大全面性的強制輔佐,而又限制於律師的時候,我還是提剛剛那個意見是說,這個適不適當我們還是要再斟酌一下。因為我明確的講,今天如果是一個犯罪學的專業的老師,或者是一個作為犯罪學的專家,或是諮商輔導的專家……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