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席,如果說這個擴大強制輔佐是全面性的話,那是不是可能律師的專業性要先補足,然後再來做到這一塊?其實在我們是希望說律師的全聯會或法扶,他們定期都會幫律師有一些受訓的課程,他們可以多加強少事法的相關專業研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