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說作為少年法庭法官,我在這邊我就說擴大強制輔佐,我覺得立意真的是好的,但是我必須想講一下說,目前強制輔佐的範圍是說最輕本刑三年以上的,相對的罪比較重。那我現在舉一個例子說,我們的少年法庭,就主席剛才提到說,竊盜案其實很多,那一個小朋友他今天到了超商去偷了一個巧克力,這樣一個單純的事件,那我們少調官調查之後,他整個家庭環境、學校、就學在家也都正常,那這樣一個相對於單純的案件,進來法庭如果全面性的強制輔佐,一個律師進了這個案件,他能夠在法律上發揮的作用有限。但我必須要講一件事情,強制輔佐今天如果是由法律輔助基金會一位律師進來這個法庭,國家必須支付他至少兩萬五到三萬元,我們在這樣相對單純的案件,我們要這樣子的去投入資源嗎?我想提出這樣的一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