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變成說去讓法庭……,我們有少年法官他有更多的可能性去指定。而不是只有限於刑訴的那個強制辯護的那個範圍,既然你要講擴大你就是要給他多一點這個,不然你們還是一樣會回到刑事的強制辯護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