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相信不管是積極同意或是違反意願,一定都是要證據,但是這裡面有一個很大的不同,積極同意是要行為人拿出證明他真的有願意,所以我拿了他的性,就像我們說竊取財物,竊取財物根本不需要你說NO你才不能拿。對,所以我這邊的意思是說我們在訴訟上,你看喔我這邊寫的,訴訟上這個行為人必須證明對方真的有同意,這個就是我們要還給女人一個身體的主體性,這我是很希望翻轉的。那這個跟無罪推定論是不一樣的,他沒有衝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