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知道這個案子真的要達到共識是不容易,但是我們很清楚這個案子要回到女性的主體性,然後我們在講的積極同意,對,還有我們在講的法律上的一個改革,比如說那個我們不要那種抽象的法,我們一定要有一個比較具體明確……。因為加拿大已經執行了,而且他們執行的還不錯,所以我是覺得說台灣真的可以好好地去思考這條路,那因為我們在……你看剛剛從通報率到起訴率到定罪率節節打折,那為什麼?而且婦女在司法上,我真的要講我們看到的所有性侵害受害者,我都實在不忍心要他們上法庭,為什麼?太辛苦了!一走就三、四年,而且他還要去證明違反我的意願,這什麼道理?我都想不通喔!而且他們在法庭上又被交叉詰問,那整個司法公平正義有沒有?真的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