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附議是因為妨害性自主罪章裡頭有很多需要討論的喔,像剛才紀姐提到的關於竊……就是我的性如果是被竊取,其實那就像撿屍那個事件啦!就是說就是趁她酒醉的時候喔!那第二個就是說包括現在的228趁機……關於權勢,利用權勢的性交跟性猥褻罪,這些可能都是我必須要做整體性討論的事情,因為關於Only yes means yes,或者是關於幾歲喔!譬如說七歲以下,最高法院針對白玫瑰事件的時候,那個部分本來都是要一併整合來做討論的,那當然現在單就單一個法條的時候,我就開始思考很多了!就思考很多就是說,因為他有一些部份,譬如說利用權勢我雖然是Yes但是我有一些一個權勢在裡頭讓我沒辦法說出來No,那有些是No卻說不……想要Yes卻說不出Yes的事情也會有,想要說Yes要說出Yes的狀況,在東方的脈絡裡頭也是有同樣的一個可能的情境啦!應該這麼講。

所以在這裡頭我覺得可能譬如說……我舉例來講,你可能還小但是因為權勢,或者因為害怕,或因為任何各種可能,或因年紀的差距被誘騙之類的,都會是一個妨害性自主上要做整體性討論的事情。所以我會在法律上面,因為Only yes means yes,當然現代婦女基金會他把這個整個概念包括勵馨基金會都提出來,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但他有很多的關於觀念的文化倡議的部分是需要一點點時間的,東方的社會需要一點時間,那麼入法化這件事情,對於社會的覺醒那塊是需要有一點點空間的,那還有包括我剛才講性自主罪章整體性的討論,包括我提到的可能是利用了權勢跟誘騙跟一定年紀以下的這部分,even他說Yes那個Yes也不代表是Yes,even啦!所以我剛剛講的是說縱使他說了同意,一個年紀還小或者是一個精障的孩子,他的Yes也不是Yes所以我會有點猶豫的是這個原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