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時間很急啦!其實今天這被排到最後我也覺得這是壓縮整個大家都很緊張,也沒時間討論,那我是不是可以講一下?因為其實這個部分我們講很久,我也跟林峯正他當時在司改會我也跟他討論很多,可是我覺得這個部分喔!怎麼樣讓受害者,能夠有一個比較我們說他的主體性,當然這個牽涉到整個性自主罪章,可是我覺得先處理這一塊就好,因為你如果要處理到整個那又漫長了。

那我也回應一下剛剛在講夫妻之間其實不會太影響,因為夫妻之間絕對不會因為一次就說你違反我的意願,夫妻之間他應該那個性行為絕對不是用一次來決定的。所以我現在比較希望的是說,我們如果說研議,因為在研議的當中法務部也在開始要做研議,我贊成研議往這個方向去思考,因為如果沒有往這個方向去思考、完全否決,今天我們國是會議如果完全給他否決掉我覺得非常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