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第一個部分,基本上我當然是覺得那個其實是就一個便利或者是……所以我才會說去參酌,但是我比較想要這個談的是第二項,目前的是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16號,那其實他的這個意思就是說我們應該是參酌什麼什麼……。那因為目前如果按照剛剛,除非、也許我誤解錯,但是如果按照剛剛這一個主管機關所提的那一個修法,他們現在的方向他其實就是直接是去談到就是說要把它改成就是……呃……就是未來要修成就是利衝的那個部分,「有關公職人員或其關係人,與公職人員服務之機關或受公職人員監督機關為交易行為限制之例外」,他的直接是未來是要入法的。

那我的意思是說,那基本上當然有些國家他基於很多原因是這樣,但是呢,因為我們當前整個的一個社會氛圍,對於我們的公職人員,特別是公職人員,其實是有一些些疑慮的。如果說現在想像一個情況,今天我如果在立法,我今天是一個政務官或是我是一個公職人員,就是各級民代,然後呢我還可以透過採購去讓我的這個所謂的相關人,我服務的機關或受我服務……監督的機關去進行投標或等等,even大家都覺得那是一個公開的程序,我想社會觀感可能也沒有太好。

所以我的意思才會說建議說即使它在修法的過程,那未來可以稍微去參酌一下所謂的人民觀感期待,還有我也特別提到說國家人才的延攬,是一個比較綜合的,而不是只是依照他目前所提的那樣子的理據啦,我只是建議說多想想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