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集人總統、各位貴賓、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大家早安。以下就報告司法院改革方案與期程的說明。詳細的我們另外有一個書面的資料,這個地方利用口頭跟各位再做重點的說明。我們司法改革最重要的目標,當然核心是建立公正、透明、效率、對話、友善的一個法院,剛剛我們林副執行秘書已經稍微把重要的要素都提到,我們也經常對司法有這樣的一個期待,不過我們要深究就會發現這每一個問題要達成,都不是容易的,譬如說大家都知道司法要公正,那這裡面至少包含兩個非常重要、可能看起來像矛盾的要素,訂一個公平讓所有人進法院都受到同樣的對待,這是公平的最基本看法。但是因為資歷、經驗,或者是其他的因素,每一個人在法庭上未必能夠真正、充分發揮他的有利主張、舉證,所以如果達到實質的公平,才能夠符合正義,所謂正義就是讓每一個人應該得到的都得到,確實是一個大工程。那麼在我們許多司法的建制裡面,都要以公正作為一個最高的原則,在部分的情況下,它還有形式的衝突,譬如說我們對弱勢的,或許法院要出更多的力,讓它能夠達到實質的公平,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是要透明,就是說讓民眾了解司法整個運作的情況,現代如何運作,將來結果會怎麼樣,過程如何?第三個是效率,我想各位先進應該都非常清楚,所謂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其實如何在最有效的時間內花費最低的成本,達到解決紛爭、保障人權的目的,其實這個是一個複雜的工程,複雜的工程,因為快速伴隨背後很多事情該省則省、該簡則簡,這個也需要經過非常精密的設計;對話的司法這個是在現代司法跟古代最大不同的地方,司法是為人民存在,我們希望在整個過程當中,審判的過程當中除了當事人的對話以外,當事人也可以跟法院進行對話,那麼我想各位先進如果有法庭經驗,就可以知道過去的法庭位置都是面向法官,原告、被告都是面向法官,那麼現在已經調整為,面向當事人,法官要聽,也就是說代表當事人直接在法庭的對話也非常的重要,就整個司法政策來看,整個司法如何跟民眾對話、聽取民眾的意見、解決民眾的需要,也是我們必須要積極努力的地方;那麼友善的司法也就是說讓人民覺得司法是可以親近的,可以藉由司法保障他的人權,解決他的紛爭,這個是司法院在整個司法改革裡面,希望能夠達到的目標。

第二個是關於司法院重要的改革方案,這個地方特別要跟各位先進報告的就是說,我們為了節省時間,我們只就比較核心的提出來而已,提出來而已,其他細部的問題,我們在每一個分組裡面,只要涉及到司法院的權責,司法院都會提出相關的說明、相關的資料,也表明一定機關的立場供委員來決定。這裡面大致上可以把他歸類為幾項:「人民參與審判」、「金字塔的訴訟組織」、「裁判憲法審查」、「司法與社會對話」、「法官多元晉用、監督與淘汰」、「合理減輕法官工作負擔」、「司法公開」、「建構專業、效率、便民的法院、法庭及審判程序」、「提升被害人地位與保護兒少」、「確定判決檢討機制」,那麼這個大體上的內容剛剛我們林副執行秘書已經有說明,底下我從另外一個觀點來看,就是說我們要達到前面的十項改革的方案,我們要改哪些事?從改革對象做一種觀察,當然第一個是訴訟程序的改革,我想各位先進都非常清楚,在我們這個國家的事務分工裡面,司法院主管的是訴訟程序、在法務部主管的是實體法,所以在訴訟程序的改革當然是,就司法院來看司法改革非常核心的重要部分,第一個是人民參與審判,剛剛總統還有副執行秘書已經介紹了,司法院也成立人民參與審判的法案,人民參與審判法的研議委員會,最近有一些媒體說司法院已經採取哪一個國家的制度定調等等,這個地方要特別跟大家再報告,其實我們可以了解說人民參與審判,我們研究非常多的國家,我們可以這樣子講,沒有一個國家是相同的,即使大家非常熟悉的德國參審,他內部不同法院體系就有不同的參審制度,所以要研究人民參與審判最重要的是說,如何來吸取各國的理論跟實證的經驗,設計一個符合我們國情需要的人民參與審判,這個才是重點。那麼在這樣的觀念之下,我們現在進行的人民參與審判程序的研議裡面,到目前為止進度只是就參審的人民如何選出,目前進度在各國參與審判制度裡面,都是可以共通的,將來我們聽取今天總結會議的各位先進的意見,社會各位的意見,最終到底人民如何來進行審判,做一個綜合的評估然後進行研議。因為這個在司法院來講可以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司法改革工程,所以我們在分組會議結束以後,就開始進行初步草案的研議,希望能夠在今年年底前把草案送出司法院。

第二個是金字塔訴訟,在這個簡報的右下角這個地方有一個金字塔,我想在座如果不是法律人可能不太了解金字塔意思,金字塔其實就是下寬上尖,換句話,我們希望將來所有進入法庭的案件,它的程序還有它的人員都是能夠在下寬上尖這樣的結構下進行。也就是說我們在下寬,第一審地方法院,我們要非常充分的調查證據,非常精準的認定事實,然後到第二審來做一個法律初步的審查,那麼到第三審才做一個真正最終的法律意見的確定。為什麼要做這樣的設計?很簡單,因為事實很容易因為時間的經過就忘記,或許各位先進回想一下,剛剛大家從總統府進來,你認識多少人、你看過多少人,其實你已經忘記了,你跟多少人打招呼你已經忘記了,也就是說證據的取得、證人他的印象或者是物證、或者是其他現場的跡證等等,很容易因為時間的改變而滅失。所以關於具體認定事實的這些證據,我們必須在最快速、最短的時間內,讓它都呈現法庭,這樣的事實確定以後,將來當事人就不必為了因為事實的模糊,而屢次爭辯,上級審沒有辦法調查清楚,案件不斷的發回。所以金字塔這樣的一個基本架構,基本上不是為了法官減輕工作而設計的,完全是為了人民的觀點,也就是說我們希望將來所有台灣的訴訟當事人,都不必為訴訟所累,他的案件進了法院以後,會在相對快速的時間內做非常正確的認定。在這樣的一個基本設想之下,我們必須把地方法院一審的所有的人力、設備、資源加以充實,換句話說我們要把更有經驗的法官、更充足相關的配套人力集中在地方法院,讓它能夠做好事實的認定,當然為了這樣的一個配套,我們在地方法院層級必須要擴大律師代理的制度,因為有了律師的代理,當事人的主張才能夠充分,這個都是重要的相關配套。

在這樣的基本構想之下,在我們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我們都分別組成了一個修法的委員會,因為法官是依據法律審判的,所以法官如何審判,完全要按照法律,這個是司法跟行政非常大不同的地方,所以我們要成立這樣的修法委員會,以前面的訴求作為總目標來進行檢討。原則上這種金字塔的法案我們希望在最慢明年二月草案能夠出司法院,刑事訴訟部分還要會銜行政院,希望全部的都在明年上半年能夠送到立法院來審議。除了金字塔訴訟制度以外,我們也在著手研擬勞動程序特別法,因為在勞動案件有一個特殊性,勞工他的經濟上在影響力上面,在證據的保全或取得上面是弱勢的,勞工上班的所有資料都在老闆掌控當中,勞工所有的表現都在老闆掌控當中,所以一旦勞工跟老闆發生糾紛,就很容易因為證據勞工不容易取得,造成不利,又是經濟上弱勢。所以他如果要去法院應訴很不方便的話,也會造成勞工權利實質上的不利,所以我們要研擬一個特別的勞動程序法,這裡面我們希望從管轄,讓勞工更方便能夠利用法院訴訟費用減輕、舉證責任調整、專家參與、勞資爭議自主解決等等機制來處理。這個在今年12月以前我們希望能夠完成這樣一個草案,當然在我們第二分組有一個決議,我們也會積極來研究評估,也就是說將來有必要,我們或許還要設一個勞動法院。

第四個是其他刑事訴訟程序的改革,除了金字塔以外,我們又另外設一個一般的跟刑事訴訟有關的研修委員會,包括輕罪遠端訊問、通譯的使用,所謂的髮夾彎判決的救濟,最近大法官釋字752號,就是一審無罪二審突然改判有罪,應該給他上訴救濟的機會,這個我們已經完成草案,現在正在會銜行政院。另外配合新法的沒收新制的實施,因為現在新的刑法可以沒收第三人財產,可能會發生第三人權利保障的問題,我們希望這樣的制度民事跟刑事能夠結合起來,保障被害人的權利。第五個是關於大法官審理案件的改革,這裡面建立裁判憲法審查的制度,也就是說除了裁判適用的法令違背憲法,可以申請大法官解釋以外,裁判本身的見解違背憲法,就那個法令本身沒有違背憲法,但是法官對那個法令的解釋違背憲法,也希望能夠受到憲法的保護跟救濟,這個是裁判憲法審查的制度,這個我們要修改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來完成。關於大法官審理案件的其他重要修正,譬如說表決門檻希望能夠降低、主筆大法官的具名、原則上能夠行言詞辯論。

第六個是提升被害人地位、兒少保護。在傳統的刑事案件裡面,訴訟主體就是被告跟檢察官,那麼被害人他在訴訟上面權利大體上委由檢察官代為行使,不過面對現在的社會情況以及事件的取捨,對被害人權利的保護,漸受重視,所以我們在司法院成立被害人參與訴訟法的研究委員會,希望從這個保障被害人的隱私,避免二度傷害,能夠對訴訟資訊隨時掌握,在法庭上面給被害人有一個一定地位等等來設計,希望在明年二月之前能夠完成草案送行政院來會銜。第二個是兒少保護,我想各位先進都非常清楚,兒少保護他有一個很重要的特色,它必須連結司法跟其他社會的資源,所以不只是司法院或法務部的事情,那社會資源整體的運用很重要,這第一點;第二點兒少跟其他不大一樣的地方,它不是非常重視法庭程序而重在實質的作為,所以這個地方為了處理這樣一個問題,司法院除了成立少年事件處理法,把相關的少年觸法事件做一個調整以外,也希望將來能夠增訂由成人陪同在場,擴大權利告訴的範圍,落實少年的程序保障。另外最重要的就是說我們希望在半年內能夠成立一個兒少與性別友善司法委員會,跨廳處的,這個也是我們第五組的決議,我們覺得這個是非常重要,因為有這樣一個委員會成立以後,相關的大大小小兒少問題都可以透過這委員會,隨時提供意見,這個是比較永續的一個,可以說一個改革。另外除了訴訟程序的改革以外,當然法院的組織也要配合,所以要建構金字塔的法院組織,我們剛跟大家報告就是希望將來法院的審理能夠建立很堅實的第一審,所以第一審要有非常充分的人力設備資源,所以當然人員也要隨著調配,把現在的法官的結構盡量往第一審來調整,讓資深的法官、有經驗的法官直接就在第一審參與事實認定。當然最終,終審法院的法官就必須減縮,這樣的減縮當然最重要的目的是確保法律見解的同一、法律見解的同一,所以我們基本的想法是希望說將來終審法院,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總數是14名,這樣的一個草案我們也預計在今年12月能夠完成。

還有我們要建構一個商業法院,因為商業案件跟我們一般的民刑事不一樣,因為商人之間的糾紛,我們沒有做生意的人是不會去理解的,沒有辦法了解,那麼第二個商業案件它涉及的人經常是非常多,一個公司的經營可能他底下的股東就有幾萬人,交易的人就有非常多的人,所以它要快速、專業、統一的解決商業紛爭,那麼這個對於台灣整個商業的環境是有非常重要的影響,那麼我們現在正在籌劃當中。除了這個訴訟程序組織改革以外,我們也有一些人事的改革,這裡面法官的多元晉用,剛才總統也特別提示這一點,法官的監督與淘汰,在法官的多元晉用,在現行的佔法官晉用絕大部分的考試制度我們要進行檢討,讓法官經過非常確實的歷練以後才能夠去執行審判業務,所以我們的想法是,希望將來考完以後,候補期間前兩年都在法院、檢察署以外的機構來實習,後三年在法院裡面進行候補當法官的助手來學習審判,這是考試方面。第二個部分,我們希望除了考試以外能夠真正的多元遴用法官,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說我們希望除了考試進來以外,能夠晉用譬如說我們已經經辦很多人的律師、學者、專家能夠來擔任法官,因為很多專業領域的問題,法官、法律人是不會了解的,這個時候我們引進這些專家來參與,對於司法的正確認定事實是非常有幫忙的,也可以加強法學理論跟實務之間的互動,這個當然涉及到非常多法律的問題,我們要進一步要跟考試院、法務部來進行研究。

法官的監督、淘汰當然這裡面最重要的就是法官評鑑制度的強化,讓它更具有獨立性,其實現在已經非常獨立了,我想只要有參與法官評鑑運作的先進都清楚,現在法官評鑑委員會都是外部委員,基本上它們的運作是非常獨立的,我們希望將來能夠再擴大它的功能;當然除了這個以外,譬如說職務法庭的部分,我們也希望能夠更加的透明、多元在職務法庭審理的過程能夠更聽取多方的意見。除了前面的訴訟制度、組織人事的改革以外,司法行政也要配合一些改革,當然第一個就是司法公開跟透明,我們要推動司法數位化,這個地方要特別感謝第四組張維志委員,除了在分組會議當中,給我們很多好的建議以外,在開會期間以外也對司法院很多的指導,很簡單的一個結論就是,我們希望將來司法的資訊能夠透過數位化、結構化讓所有的人很容易就運用、儲存使用這個司法資源,這個是數位化最重要的一個目的。第二個就是司法的e化,也就是說我們希望能夠推動民事、行政訴訟的線上起訴,或者是用電子來送達,再來就是卷證電子化,這個在司法院其實已經推動好幾年,也就是將來重要的卷證都用電子化,然後在法庭上面可以把重要的物證,甚至於現場的情況在法庭上皆透過投影讓當事人了解,甚至於對筆錄也可以直接來投影,有爭議的就可當場來表達意見。第三個是終審法院的辯論,言詞辯論希望能夠常態化,這個部份因為目前民事訴訟法是以言詞辯論為原則,所以是實務上建議不推動,那刑事訴訟跟行政訴訟以不言詞辯論為原則,這樣進行修法,這個也是讓司法公開透明很重要的手段。第四個是法庭直播,當然這是重要又敏感的問題,重要又敏感的問題,這個問題在終審法院的憲法法院,我們希望能夠推廣,事實法院因為它可能涉及到當事人的隱私等等這些問題,我們在第四組的時候也經過很充分的討論,司法院也委託學者來研究,基本上司法院會把學者研究,第四組這個決議的內容,還有我們舉辦的公聽會綜合起來,設計一個適合我國國情的一個法庭直播相關制度。

第二個就是促進司法效率合理減輕法官工作負荷,我想這個是所有改革的前提,如果法官工作過於勞累,自顧不暇,其他改革都變空的,所以我們必須要讓它在合理的環境之下才能夠進行最完美合理的審判,所以這除了減少案源,推動在法庭外解決紛爭機制以外,我們也透過修法對於一些濫訴加以處理,因為有實務經驗的先進都很清楚,現在在各個法院或各個審判領域裡面,都有很少數的人不斷地對法院提起訴訟,提起無意義的訴訟,將來我們多加以規範;簡化裁判書類,這當然也是法官工作服務很重要的地方,法庭筆錄的改善也是,最後在這個司法行政裡面,第三點的確定判決檢討,我們希望把過去因為非常上訴,再審被撤銷的案件能夠重新仔細的從頭到尾來檢討看看,到底哪裡出了問題,這裡面如果涉及到有關於證據法的問題,我們還要將相關的證據法進行研修;第四個是強化通譯的制度,我想這個應該很重要;最後是觀念的改革,在司法院的觀點我們認為很重要,最近我們已經上網把所有的法律名詞都隨著司法文書附上一個網站,也就是說你看了司法文書有不了解法律名詞直接點進去,這樣可以增加民眾對司法的理解,這一點最重要。凡是有助於人權保障,增進人民對司法信賴,在不牴觸審判獨立、正當法律情形下,司法院都將積極研議報告各分組所有的決議,那司法改革千頭萬緒,希望在司法院的立場借重歸納法大師培根的一個研究的方法,他認為我們不能夠像螞蟻只會採集,也不應該像蜘蛛不斷地從肚子裡面吐,要像蜜蜂,擷取外面的資源,經過自己的轉化以後變成甜美可口的蜂蜜,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