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好、副總統好,各位委員先進好。我是第五分組的,我們這一個分組通過了幾個追錢的決議,剛剛並沒有得到法務部或司法院具體的改進的時程的報告,所以我願意在這裡再強調一下,我們這幾個決議的重要性。我就以大家比較所熟悉的樂陞案為例,去年的現在樂陞案鬧得沸沸揚揚,我們試想當證券市場被害人,這麼重大事件發生的時候,第一個時間我們要聲請的是假扣押,可是目前法院對於假扣押有兩套寬嚴非常不一致的標準,而且這兩個標準都有最高法院的見解在支持,比較寬鬆很容易就核准,比較不寬鬆的就是幾乎不可能被核准。以樂陞案為例,我們很辛苦地去聲請,可是法院告訴我們說你一定要舉證被告有脫產的行為,然後才准予假扣押,就在一再的抗告駁回的過程中,被告真的順利脫產了,最後法院對於有脫產的被告給予假扣押,沒有脫產的被告就不准予假扣押,這個結果很奇怪,那麼不准的部份是要給他足夠的時間脫產嗎?那已經脫產的那你是叫我們趕快去打撤銷或者是確認之訴來增加法院的案件數量嗎?所以我覺得這樣子的見解應該要重視。再來我們可以預期,樂陞案經過幾年的訴訟以後,假設將來我們順利得到勝訴判決,原來檢察官所沒入的不法所得依照證交法的規定是可以優先賠償被害人的,可是沒收專章新制實施以後我們實質上是不可能得到補償,因為刑事判決一年後我們的民事不可能有確定的判決,法務部所規定的辦法,假扣押也不在可以分配的範圍,這是很嚴重的問題,我們已經看到問題、我們已經點出來了,我們希望院部能夠重視這個問題。最後我要對第二分組商業法院的議題表示看法,司法院的規劃是列在民事,我要指出的是如果商業法院沒有刑庭,那麼民事一直都在等待刑事的認定,這個是沒有辦法改變的,雖然說民事不受刑事拘束,可是民事要負舉證責任,而被害人沒有舉證能力,因為所有的犯罪證據都在刑庭的卷宗裡面,這樣子的規劃只是把等候刑事判決的民庭法官移到商業法庭去等候刑事的判決而已,不會更快只會更慢,以上是我的報告,希望我們的意見能夠被列入改革的規劃跟時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