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還有在座的各位先進,其實這半年來參加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分組會議這麼多次,我其實心裡都在想兩個概念,第一個概念就是理想與現實,第二個概念就是妥協與堅持。我常常認為一個改革要成功,它必須要更往堅持這個方向走,如果這個主政者他過於妥協的話,這個改革就會太往現實靠近而不會成功。我們這次的分組會議裡面,以我自己個人為例,我們在第二分組曾經有討論到一個,整個司法程序的金字塔化,然後就討論到整個法院組織的金字塔化,法院組織你要金字塔就是你終審法院的員額要縮減,什麼叫終審法院?大家都知道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公懲會,可是在我們第二分組討論的時候,公懲會這個議題突然間被抽走,所以最後要精簡金字塔的時候,最高法院要金字塔、最高行政法院要金字塔、公懲會不動他,這個叫做什麼樣的堅持?這個基本上是一個非常非常大部的妥協;另外我們也看到說第三分組裡面討論到檢察官的定位問題,這個問題其實在1999年的司法改革會議裡面就已經提到了,那個時候我是跑司改會議的記者,沒想到到了十幾年後的這個會議裡面,還在討論同樣的問題,十幾年前的那個會議,最後檢察官的那個定位沒有達到改革的目標,主要的原因是當時的會議是採取共識決,所以只要有反對,那個案子就不能通過,於是當時的法務部長葉金鳳葉部長率領了一群檢察官、法務部的官員,只要討論到檢察官定位的相關問題全部反對,所以沒有過,十八年後的今天是不是同樣的情形又再度的出現了,我們這半年來看到非常多的檢察官還有法務部的先進們,在報章媒體上投書,這個投書的密度大概已經創了歷史紀錄,為什麼這半年來法務部跟檢察官們拼命的投書,他們不是工作很忙嗎?為什麼以前不投書、現在拼命投書呢?他們為的目的是什麼呢?我們看到第三分組有些委員明明退出了為什麼又再最後又跑回來開會了,目的為的是什麼呢?我想這些林林總總都讓我們看的出來這裡面事實上有很大問題的。前任的司法院長許院長他主張的司法制度叫觀審制,現在的許院長他比較支持的是參審制,人民有些意見是陪審制,可是似乎主政者他希望什麼制,大家怎麼討論最後還是那個制。我在第一次分組會議開會之初我就提過,我們需要改革成功最重要的就是摒棄本位主義,到現在總結會裡面,我還是提出這樣的呼籲,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摒棄本位主義,這樣的改革才能夠往堅持、往理想的方向靠攏,如果大家都還有本位主義,他就會往現實、往妥協的方向傾斜,過了一年、過了十年我們的司改還在原地踏步,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