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及各位委員大家好,我其實也是一個非法律人,那終於有機會來參與司法,跟剛剛這位發言的人一樣,就是參與了一陣子之後也感覺到蠻熱血的,但是也有很多熱切的期待。我們是第二組,第二組其實蠻平和的,所以大概我的發言就是不會太辣。那因為我很同意他剛剛講一件事也是呼籲他,我想所有非法律委員不只是我,我們都對於今天花這麼多時間,邀請這麼多人來最重要就是落實,那我個人的發言其實是要給什麼?給保護兒少這個議題,因為好像在整個報告裡面,保護兒少這個部分好像比較弱一點,那我就是必須借用這個機會,因為發言是蠻重要的時刻,我希望保護兒少上面,因為我自己是社工背景,那我覺得保護兒少一直只有靠社工其實是不夠的,那我們今天從國外copy兒童保護制度進來,卻把司法過濾掉了,那這個我覺得是造成今天兒童保護沒有那麼有效的一個原因,所以我呼籲就是說司法制度不論是法官或檢察官,可不可以在兒少保護上面能夠再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那第一個扮演就是說,因為「法不入家門」是我們的文化,如果我們今天已經設了一個兒少保護的機制,結果我們的司法事實上沒有非常積極的介入,我們要進到家庭去拯救小孩,但是家庭關起門來不准我們進去,那我們沒有法官當我們背後,我們社工也只能夠軟勸、活勸的去接受我們的介入,所以這件事我覺得第一個就是希望不管是司法制度或是檢察,可不可以在這個角色上面能夠扮演的更好?那第二個就是,我們在受性侵害的小孩,他在審判的流程非常的長,小孩每天都在長大,結果我們一個審判的最後結果會長達兩年、三年甚至於五年以上,我覺得這個是匪夷所思,我們的司法因為沒有辦法確定,所以我們社工就是繼續在豁;第三件事情就是剛剛有人提到這個再犯率很高,那我覺得一直在討論監獄裡面的矯治,可是大家並不知道,再犯其實是回到社區以後,因為生活的改變再次的有讓他跌倒的這個機會,所以再犯率的討論應該更強調社區這一塊的處遇,而社區這一塊的處遇不是交給什麼NPO去處理,司法不能在他返回社區之後就退出,因為如果這個司法在那個時候退出,社區處遇其實不會發生效果,所以我覺得再犯率不是只有在獄政的矯治,還有社區的處遇,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