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是李明鴻。我是高雄少家法院的法官,做為第一審的法官我想先做一個立場的表達,是說我們支持司法的改革,司法有做的不好、不足的地方我們去改進,我想法官也是全台灣的人民之一,我們去改進了,我們有好的司法環境,我們沒有辦法確保沒有一位法官、檢察官會不進入法庭,不少的法官、檢察官他也會有自己的案件要進入法庭,一個良善的司法制度對於法官來講、對於檢察官來講這也是一個我們期待的事情,因此有錯必改,應該要改。但是另外要說明的是說,對於整個制度來講,剛剛毛松廷委員也已經提到法官的負擔,那我舉個例來講,平均假設是60件,一個月有30天,每一個法官一個月要結出的案件一天要生產兩件判決,一天要兩件判決,這是第一個,我不是一天只要寫出兩件判決,我必須要開庭,新的案件進來我必須要閱卷,那我到底要花多少時間跟經歷?一天如果正常的工時是八小時,那我到底有幾個小時,新案件進來我要閱卷、開庭,並且把這份判決寫好,做出正確的判斷,這是一個工作上負擔的問題,法官在這樣的工作負擔下,我們不敢說周休二日,我們大概也沒辦法一例一休,這樣的負擔對於整個裁判的品質是不是正向,我想第一個請大家在改革的同時,是不是也正視法官的工作負擔這一點;那第二個部分我想要說明的是說,人民參審在這次分組會議沒有一個結論出來,但是我想表達是我做為第一審的法官,我支持人民參與審判,我希望人民參與審判,對於法官來講人民參與審判在事實認定這麼一個沉重的負擔裡面,我並不會認為他是一個法官獨享的權利,我認為那對我來講是一個重大的責任,那藉由人民的參與,拓展法官一些法律以外的思維,我認為是很有幫助的,但是我想誠摯的建議是,在穩健的改革之下,我們是不是先讓這個,例如像採行日本裁判員制度,讓法官與一定比例的人民來共同做成這個裁判,不要是說理性,就是說法律人與非法律人的思維能夠共同呈現在這個裁判裡面。

那第三點是我站在第五分組,我們兒少的議題,我想兒少、性別的議題,那一開始討論到今天好像都沒有呈現司法院以及法務部,或者說並不是很完整,那我的建議是,法務部以及司法院其實也非常的注意到這個問題,也提出新聞稿,那新聞稿裡面有一些把改革的部分,也做了說明,但是我誠摯的建議,法務部以及司法院新聞稿上所提到這些改革未進的或者說正在進行的、準備進行的,是不是能夠正式列為司法院以及法務部改革的期程,也列為期程裡面,這樣我們將來才有一個檢視的依據,定期的可以去檢討;另外一個部分是在改革的期程裡面,就少年矯正學校這一點,按照矯正通則、實施通則,按照法律規定,在92年就應該要完成設立,那法務部的說明裡面說,國家財政人力的問題,經過了14年現在是民國106年,我們還沒有辦法完成這個改革,這是我們希望成為先進國家的一個表現嗎?另外我想提出最後一點是程序的問題,我們今天的討案一跟二他的主題幾乎是相同的,也就是我們終審法院的法官如何去產生,就這一點我想程序問題想建議說,下午的時候這兩個議題是不是應該要合併討論,不然事先討論一,那提案二是不是還有討論的必要,因此我建議是合併討論,以上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