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這裡之前,其實不是很甘願、不是很情願,而且帶著一些失望,因為沒有對話的可能跟討論的充足時間,但是我覺得今天很可惜,因為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從總統重視要跟人民對話開始,可是對話之後,為什麼人民的不安跟不信任依然,我在民間聽到的是大部分的人民還是覺得這是一個沒有用的會議,這真的是一個放天燈,會飄下垃圾的會議,那我覺得這是一個可惜;另外一個可惜是我的分組夥伴們,我們很具體的、很努力的在壓縮時間做出很多我們可以做出的貢獻跟結論,但是我們今天仍然非常的不安,不知道將來會怎麼落實、怎麼執行,沒有配套狀況之下,會不會真的變成垃圾從天上掉下來?那自己也覺得很可憐,為什麼?因為今天來之前覺得說我今天來開這個會到底有沒有用?所以其實我今天對這個會可能是一個沒有用的會議,因為沒有足夠的發言時間,我要借用我們在第一分組通過的無異通過的修復式司法的部分,也謝謝總統把他列為第十項重點項目,借用這個部分,我想來看一下為什麼人民還是不安?為什麼委員還是不安?為什麼?發生了什麼變化?變化在於說,我們在討論的過程當中引進的人民的聲音,有沒有充分被對話?對話時間不充足,而且將來落實的狀況我們不知道、聽不到他會持續被落實、被監督的狀況,所以每個人都在憂心忡忡並且不具信心。

那我們專業團體在野法曹律師公會在這一次裡面是沒有進籌備委員會的,沒有任何的代表,公會代表進來,律師公會專業職業團體,因為這一次裡討論很多議題,都有強辯、義辯,但是這些強辯、義辯在沒有接受到任何資源去挹注律師公會,包括也沒有律師學院的律師公會,他卻可能面臨著義辯、強辯讓法律服務市場萎縮之後,這個產業可能會漸漸式微、微弱,而他們在各地所做的義辯跟……等等貢獻並沒有被看見。將來公會力量會不會被引用,聲音會不會進來,將來所謂司法改革的持續變革當中我們不知道,我們也受到憂慮跟創傷,我們遇到這個部分讓我不安,人民的不安、委員的不安以及工會、團體、職業團體的不安,以及法律工作者、司法工作者不安,因為這些壓力加進來之後有沒有相關的輔助措施,我們不知道,那我邀請總統跟我們一樣用修復式司法、修復式正義的概念來看,請總統回應我們以及告訴我,你們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協助這些司法國是,司法工作者、法律工作者以及人民,告訴我們說你在將來的落實跟持續當中會有監督、會有對話的持續進行,而不只是最後年度報告,這第一個。

第二個在法律產業當中我們希望看到能夠有政府的協助跟資助,包括律師學院的成立,不會說變成所有的義辯、強辯這些好的良善制度,最後變成沒有政府挹注的產業來做買單;那再來就是說我們也希望說將來落實監督的部分,可以有更有效的司法實務工作者跟法律產業都可以得到善待,我希望藉由這樣的方式來去做修復人民不安的情感跟產業不安的情感,並且讓這個我們本來覺得沒有用的會議可能會變成真正的司法改革,對人民有利的改革,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