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我以非法律人身分受邀參加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特別是在風暴核心的第三組倍感榮幸,第三組的爭議從開會之前一直延燒到昨天各方投書絡繹不絕,有關檢察官定位一般除了甲說和乙說,林鈺雄教授也提出彩虹顏色月暈說、林達檢察官也提出貓說,黑貓白貓灰貓說、陳檢察官也提出靈魂說,這個定位的問題最後還演變司改國是會議的天燈無用說以及天燈許願說,甚至引發委員退出小組會議,如何計算表決人數的爭議;法務部在檢察官的法律定位跟檢察體系組織檢討報告中,不只一次提及沒有單獨設立檢察署組織法的必要,以及維持目前將檢察官納入法官法規範的制度;法務部介紹德法奧義立法例來強化並捍衛檢察官的司法官立場,卻選擇性地避開各國在檢察官地位上有非司法官、非行政官、行政官、獨立官員和準司法官等各種制度的選項,今天總結會議的附件三,法務部所提改革方案與期程說明第28頁,有關檢察官定位與機關名稱項下第二點,為彰顯檢察官之司法官屬性,A跟B有兩個選項,但是還原委員會正式議決文字是這樣寫的,在目前檢察官仍具備所謂司法官屬性時,檢察官不應再領取辦案獎金,也不應派駐於檢察官業務無關之行政機關任職,為何仍具備司法官屬性變成彰顯司法官屬性?半年來在會議過程中感覺上時而隱晦的、時而赤裸的充滿檢察官本位在,雖然檢察官定位仍有被討論、檢視並凝聚社會共識,但我還是非常的榮幸很高興司法改革第三組能夠在面對第一審基層檢察官過勞問題、檢察人事制度問題、保障民眾權益申訴機制達成一些共識,特別在環境案件的偵查與訴訟程序的檢討,也在本組建立環境也是受害人及抽象危險犯界定的共識,無異議通過三大面向14項決議,這些在分組內有共識的議題,期待司法院、法務部及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務必戮力完成改革。

1999年我曾經參與過全國司法改革會議的會外賽,18年來有些改革達成,也有些改革原地踏步,我要說的是人民希望的無非就是讓每一個人獲得公平審判的機會,而在座的各位都有責任,在有限的社會資源下追求最大的可能性,我不希望再等另外一個18年,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