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還有各位委員大家好,我在台大法律所服務,那麼我提醒政府的就是,如果說政府不想把資源,不重視鑑識科學的證據的話,這些東西都是鞏固犯罪現場,或者是鞏固以後的審判事實認定的依據,如果不做這些事情的話,我們只好把這些資源浪費到未來的來回的訴訟上,這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情。現在問題就在於我看了一下今天司法院還有法務部所提出的推動期程裡面,其實在我們提升司法鑑定品質的方案裡面,有一些案件、有一些重點其實是可以馬上做的,不需要等到我們所提到說要建立國家級的司法科學委員會。譬如說,冤獄的檢討、冤案的檢討,或者是鑑定案件,你要鑑定的原則,鑑定的準則、鑑定的標準,你要先建立,這些事情其實馬上就可以做的。所以我的提議認為就是,有些事情馬上就可以做的,不需要再規劃,不要再用會養會。

那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今天一個檢察官,在座各位檢察官,如果說你看到你的案件因為科學證據而被法官駁回,或者是說你是法官,你的案件依照這個科學證據鑑定審判的結果是認為是冤獄的,你不生氣嗎?美國華盛頓DC有個檢察官,第一時間是給他一個DNA鑑定報告,他認為這是有問題,結果搞砸了,他對外宣稱說「以後我的案子不送到這個實驗室去了。」誰會生氣?實驗室不會生氣,因為你叫他改革,他不會改。結果DC的市長生氣了,「我花了四億多元建立了這個實驗室,你標榜的是最優良的,結果你搞這個砸。」最後實驗室關門,重新再檢討。這個根本就不需要國是會議來做這件事情,檢察官、法官你就可以做到的,但是我們這個做不到。

那我們可以看到,如果說我們真的要做冤獄檢討、冤案檢討的話,可以向前檢討,向前重新檢討,也就是說,今天一個案子發生了,你應該說看看這個案子,到底這樣子的狀況是不是以前曾經鑑定過?監察院一月份的調查報告顯示,有一些測謊人員,測謊專家,他在江國慶的案子、在徐自強案、很多的案子都發現錯誤了,結果一查,他以前鑑定過的幾十件、上百件的,那我們想想看說,這些案子難道都沒有問題嗎?

第三個重點是,我們這個冤獄檢討,應該是往後要避免再犯,那避免再犯是有什麼樣的機制可行?要檢討說當時鑑定的人現在是在哪裡?當時江國慶科學證據的人現在在做什麼?當時偵查人員現在在做什麼?可是我們發現到說,當時的鑑定人現在是國家級鑑定單位的主管,那你要推動這個鑑定的改革,那怎麼可能嘛!冤案的改革怎麼可能嘛!難怪我們婦女民間團體呼籲了這麼多年,到現在都不知道……因為大家都不願面對這個事情。那今天提出來希望不是一個垃圾,最後不要變成一個垃圾,因為我們相信,在總統的宣誓說這個……會議的一個結論,一定會積極地推動,所以我想應該是有信心的,不要成為還是再一次的失望。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