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家好,這個很巧喔,剛剛是張文貞老師,然後現在我,兩個都正好是在台大法律學院任教,然後也都是公法的老師。那我也想從這個比較公法,就憲法、行政法,特別是憲法的觀點,來提出幾個看法來。

我們司法院大法官的解釋,有一個499號解釋非常重要,那在那一號解釋當中,揭示了中華民國在這個憲法的體制下,是要一個共和、民主、法治,那這裡的法治最主要就是權力分立,還有基本權利的保障;那民主呢,我想要特別強調的是憲法第2條的國民主權原則,也就是說,這裡的國民不是一個國民,是People的概念,就國民全體,如果大家有憲法條文拿出來看,特別寫的是「中華民國國民全體」這樣子的,國民全體。

那我要強調的是說,我們司法改革,再怎麼樣改革,司法還是國家權力的一環,那我們向來只是都提到司法獨立,都會比較注意到的就是說,它在所謂法治國原則裡所扮演的角色。但是,因為它是國家權力的一環,那剛剛憲法第2條國民主權原則的情況之下,它也要有民主正當性,所以我想,我的這個發言比較要扣緊這一點來講。

也就是說,在我們的改革的內容,我們像第二組提出的,我覺得一個很重要的,就是像這個最高法院,其實應該是慢慢地要擴展到整個法院,就是說法院的機制、法院的人員,那這裡的法院指的就是最狹義的這種法官,它也要有民主正當性。那至於這種民主正當性要怎麼樣地來形塑而成,那當然這個就是要討論的。那當然我們今天這裡討論完畢,但是後來要落實、具體化的工作呢,相當地重要。所以呢,這個是我對於我們這個討論的內容一個最後的結論的期許。

那再來我要就這點再積極去講一下,關於這個以後的落實的過程當中的問題。我個人是認為我們這個國是會議比較像是一個建言的會議,然後是能夠提供總統司法政策的這種……能夠提供一些建議,然後在後來能夠落實。所以就我剛剛講的這個民主法治的情況之下,最後這個落實還是要回歸這個我們所謂體制內的機制,所以國會民主原則、責任政治,這個都不能夠省略掉。那也就是說,有些--剛剛張老師也提過,有法律保留的問題啦、什麼等等這些要做好。

那至於說,在總統府內部要不要再設立一個所謂監督的委員會,我對這點的看法是比較保留一點,我比較保留一點。因為這裡跟剛剛講的那個民主法治,特別是民主原則,國民主權、民主原則,是不是能夠完全Match呢?這個有討論的空間。那至少,如果要設這個的話,權責要相符,所以這一點是我想特別提出來的,就是說,最後的實現的主體還是在體制內的院部及各相關的單位,然後呢,有監督的單位,它頂多是代表民間的一種輿論的監督,但是它不能變成一個太上政府。那這一個呢,我想是我一個看法。

那最後兩個小的點。第一個就是說,改革不是要馬上、快、立刻,欲速則不達,有些可以快,有些要慢慢地研究、慢慢地進行,所以呢,每個東西都搶快的話,急就章,我是覺得有問題。再來,我們台灣的司法從以前到現在,因為我自己從小的這個背景,其實在司法界,就是說也有些認識,其實台灣的司法確實是已經有進步,我們現在不是在搞革命,並不需要想要把所有的司法官全部……就是一竿子打翻一條船地都認為是不對的。我覺得我們現在是希望在好上加好,然後是望上地提升,而不是說全部推翻掉、重新來起,這一點,我想應該是可以免除劍拔弩張的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點。以上,超過時間,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