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副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好。做為一位實務工作的檢察官,剛剛也有人說,在第三組激烈的、這樣子的討論中,大量的投書,為什麼?因為剛好透過這樣子司法改革會議的期間,讓各界了解檢察官真正的工作和他的付出。檢察官是政府裡面,實現正義非常重要的一股力量。他要去追訴犯罪,他又要去保護被害人,可是他又要保障被告,所以他必須要能夠不畏權貴、不受政治力干預,他必須有一個好的制度,但是它的根源要怎麼去改革,必須要傾聽真正懂這個問題的人。

我投書裡面提到,很多人在提定位問題。我舉例,有一隻黑貓、有一隻白貓,但檢察官他偏偏從歐陸體系來,他就是一隻灰貓啊,那你偏要把這隻灰貓硬說成白貓,把牠抓來塗了漆,好,也沒有關係,各位可知道「未得其利,先受其害」?今天用行政關說,它導致什麼後果?台北地檢署起訴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件,在該案件中,所有辯護律師的答辯就是這麼重要的啊,檢察官就是行政官,前總長黃世銘向我們報告,非常的合理啊!未得其利,先受其害,重要的是什麼?這隻灰貓要管好,不要讓牠亂咬。牠應該要去抓老鼠,不是咬家裡可愛的寵物天竺鼠。那怎麼做?我們在這一次很努力地去推動檢察人事改革,就是希望透過人事制度,有一個合理的人力、人事環境,讓檢察官真正做到無畏權貴、保護弱勢、公正中立,我認為這是很重要。

那第三組通過了環境犯罪的重大決議,這一點也在此懇請總統、環保署,在最近兩次,環保署也認真地開了會,去討論過失犯、抽象危險犯的修正。那麼我們希望說,檢察官在追訴破壞國土案件上,能夠具有更有效的工具,不要讓這樣破壞國土的人逍遙法外。

最後提一點毒品的問題。我本人從事毒品的犯罪工作非常久,那麼資源要花非常重要,但是要花在正確的地方。現在實務上,很大的問題在於觀護制度、矯正制度,特別是觀護人的資源不足,那麼希望說我們在這個觀護的體系方面,甚至在戒癮治療方面能夠提升。

那最後提一點,我個人投書,很認真地希望能夠引進美國司法改革的一個重點,叫做「治療法庭」,或「毒品法庭」,在此最後也提出,這也是希望說國家未來可以做一個參考。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