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是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楊雲驊。我看完這些分組結論以後,我突然發現,我自己也被列為被改革的對象,主要就是法學教育。那剛剛林峯正副執秘有提到,他說法律系學生都致力於考試,言下之意好像是說,法律系學生不該視野這麼淺薄。但是我必須跟大家講,以現在的環境而言,一個法律系學生如果致力於國家考試,他就是好學生了啦。這個現實環境使然,那要怎麼改?我尊重大家的意見。

接下來我想,這次的提議非常地多,結論也很多,在這裡,我想做為學界的一員,還是講點不一樣的話,甚至可能是潑大家一點冷水,敬請見諒。首先第一個,看完這麼多結論以後,我真的很想跟大家講,司法不是萬能的,不要寄望司法可以解決所有的社會問題,而且,往往司法也不是最適切的解決之道,這跟司法它天生的受到的限制有關。我們都知道,司法基本上它就是被動的、就是消極的、就是緩慢的,所以呢,不要把過多的理想、熱情,投注在一個不適合的制度上面,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還是一貫地強調,我認為,任何的改革,像這次的司法改革,不要寒了司法人員的心。現在整個的媒體、社會的氛圍對司法,我個人認為非常地不友善。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像某一位法官因為貪汙的事件,結果在兩年之內--我特別去統計過,在媒體上出現過八次,就是同一位法官的貪汙案件,兩年在媒體上出現過八次。為什麼?從案發到免職到送評鑑,到送監察院,到送職務法庭,乃至於被起訴、被判刑,其實他是同一人,可是在我們媒體上這樣頻繁、多次地出現以後,我相信很多社會大眾會認為怎麼又有法官貪汙、又有法官被抓到?事實上他就是同一人啊!

那我舉這個例子只是表示說,我們常常出現的這些報導、這些新聞,但事實上它可能指涉的只是單一的事件,但是媒體並沒有特別去指出這一點。如果很多優秀、有理想性格的司法人員,在這種氛圍之下,他被迫離職,或者不再繼續願意擔任司法的工作,我想這絕對是國家的損失。

最後一點,我只想簡單地呼應剛剛幾位先進的說法,我認為司法改革它畢竟不是革命,還是要在現有的憲政體制之下,依循民主政治、責任政治的程序進行改革,我不希望再另外成立了一個所謂的不管什麼名稱,尤其是在政府單位。當然,民間自己要組成各式各樣的監督團體、監督委員會,我都非常贊成。但是我認為,再強調一次,這個是現有的憲政體制下的改革,並不是一個革命。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