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跟各位委員們,大家午安,我是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的旻園。那剛剛是不斷提到「天燈」這件事情,其實我還覺得說這還比較好,因為其實原民的議題是完全被稀釋掉。所以其實我一直覺得說,在這個國是會議裡面就有點格格不入,就是我們講什麼東西好像都沒有看到,就是連個水花都看不到,尤其是在今天的這個推動期程報告裡面,洋洋灑灑的非常多的項目,可是唯一的原民代表,我必須要問說,那原民的權利在哪裡?我們的保障在哪裡?難道我們不需要司法改革嗎?

那或許有些人會認為說,那一般性的改革一定會把你們的問題含括在裡面,可是事實上是這個樣子嗎?這個日益嚴重的問題,真的是我們講的一般的制度就可以去解決的問題嗎?像蔡英文總統在去年八月一日,在跟原住民族……代表國家向原住民族道歉,其實就點出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日益嚴重的衝突,它不是我們現今的這套制度可以解決的,那可是為什麼按照目前司法院或者是法務部所提出來的這個期程報告裡面,完全沒有點到這件事情?我們在第一分組裡面提出了這麼多短、中、長期的建議,包含說人員……養成,包含說制度的改革,那可是在我們今天看到報告裡面,是完全都沒有提到,那所以要我們期待這個司法要怎麼去落實到保障原住民族的權利?

那……甚至說,我們真的會覺得說,就是總統的決心跟實際上面行政團隊,或者是司法,或者是……各種都有很大的落差跟脫節。就是當總統在前面衝,可是我們看到後面的一直不斷地在扯後腿,尤其是在原民的這一個部分。我們現在看到在台大捷運站這邊外面,一百七十多天了,族人還是持續抗議著,那我們的行政團隊有看到嗎?那日前花蓮地檢署,針對採石頭這個,法院也判無罪啦,可是地檢署說,你這個不算,我們這個原基法不能這樣子用。可是那個也是國家的法律啊。那問題是,為什麼會這樣子不斷地被蔑視?然後甚至被挑戰?

那就是……有感於剛剛范立達委員所提出這個有關理想跟現實。我們原住民族也希望說能夠針對這些理想去堅持、去主張,可是實際上面的狀況卻讓我們不得不去妥協,因為那個迫切到我隨時都會被抓進去關。那我們妥協之後,我們得到的是什麼?還是一樣,我們一樣不斷地面臨到這些輪迴的這種處境,那我們到底該怎麼辦?所以我其實是很寄望這一次司法改革真的能夠看到我們族人的問題。

那最後我這邊補充一個,就是8月9日是世界原住民族日,原住民族日的那個教科文組織的總幹事有提到說,保障原住民族的權利,它就是在保障每個人的權利,也是對於未來、人性、核心的一種尊重跟保障。所以我希望真的能夠好好地去重視,我們當代原住民族所面臨到的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