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副總統、各位先進好,我是台南地院的法官陳欽賢。我要講一個現象,就是說……大家可能都會贊成,特定團體的利益,有時候是跟社會利益衝突的。那在這場司改國是會議,最容易有利益衝突的,就是檢察官、法官跟律師。那我很可以理解,各個專業領域的人為了自己的信念或者想法、或者利益,在這個會議的過程中捍衛自己的想法跟利益,這也是召集不同領域的人集會討論的意義跟價值。但我自己認為,我既然答應了總統的聘任,在這個場合,我就不單單只是一個法官,而是一個具有法官身分跟經驗的總統的智囊,我要來這裡協助總統實現他的政治承諾,也就是司法改革。因此,我對於剛才這三個團體的人,是不是只在乎群體的利益,有點在意。

在我所參與和聽到的,身具於法官或律師身分的委員,或多或少,都有人在某些議題上選擇了社會的利益;那令我非常遺憾的是,我完全沒有看到一位來自檢察體系的委員,把社會的利益放在檢察官利益的前面。而且我也很意外,有那麼多場外的動作,去醜化不同立場的意見跟委員。另外一方面,我把國是會議定位成一個諮詢會議,會議做成的結論要看權責單位是不是買單,尤其是立法院、司法院和法務部,甚至總統府。我們的決議既然沒有拘束政府的權力,你主導的政府部門可以不同意、不接受、不採納,但實在不應該弄得沒有決議,或者是淡化決議。我和許多委員一樣都不能接受,各分組委員用心討論出來的結論,在總結會議被淡化,甚至被消失。

所以我要向小英總統您報告,看到這個過程,看到您任命的政務官用這種態度參與司改國是會議,我會懷疑您主導司改改革的誠意跟決心。因為那些政務官表現在外的,最在意的是所屬群體的利益,而不是社會的利益。因為那些政務官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就是,他反對的事情,不要改變。可是世界上哪有什麼社會改革不會動搖……對不起,我在發抖。世界上哪有哪個社會改革不會動搖既成利益的利益?如果被定位或期待成不改變既成利益的狀況的改革,那就不是人民希望的改革。

其實我本來要想,如果下午的決議讓那位已經退出的委員繼續參與,而且有投票權,我將要退出,因為只有這樣子才能夠抑制我的反胃。後來我就想說,這樣的決議和我原先參與的初衷不同,其實我的初衷就是來見世面,所以我還是決定留下來。最後,容我提醒大家,司法改革這件事情,不會只是法律從業人員自家的事情,在這個議題上,全國的人民沒有人是局外人。我們不懂核能、我們不懂核能發電,不代表廢不廢核不影響我們,台電的人也從來不敢講我們不懂核能,不能參與討論要不要廢核,那為什麼你法律人敢這樣子批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