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副總統以及各位委員、各位貴賓,大家好。首先我要肯定總統兌現了你的諾言,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可能很多委員跟我一樣,對於最後的分組結論並不完全滿意,不過我們都希望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期待跟總統一起繼續努力,來促成各項改革的落實。因為時間很短,所以我今天就只放三個天燈,來祝願司法正義能夠在這個國家的土地上實現。

我為什麼要用「天燈」來講?因為我們有委員……我覺得很惡意地,用「天燈說」來抹黑司改國是會議、來抹殺大家的努力,而且還詛咒這個會議它要失敗。我沒有辦法理解,怎麼會有人帶著這樣子的態度來開會。天燈有什麼不好?我要反問。天燈不僅代表著我們所有委員的努力以及我們對於司法改革的期待,它更是象徵著無數受到司法迫害、不能夠發出聲音人的血淚,所以我今天想要放三個天燈。

第一個是我想邀請總統去看一部昨天才上院線的紀錄片,叫做《徐自強的練習題》。這部片的主角徐自強,在1995年被捲入了一起凶殺案,他遭到警察的刑求、脅迫,檢察官和法官漠視他的不在場證明,片面地採信共同被告的不實自白,讓徐自強蒙受了二十一年的不白之冤,被判過七次死刑、兩次無期徒刑,他歷經九次更審、五次非常上訴,一直到去年十月才無罪定讞,重獲自由。可是這是一個充滿了傷痕、破碎的自由,他的家庭破碎了,他的孩子在他缺席的情況之下長大了,變成了一個陌生人。

他的人生毀了,可是那麼多失職的司法人員卻統統都沒有事。這不是二十年前、三十年前、五十年前的事,這是去年才了結的事。為什麼?因為在我們封閉的司法體系裡面,犯錯是不需要承擔後果的。所有司法資源的浪費,以及冤獄的賠償,是我們全民在承擔,是我們納稅人在承擔。司法體系永遠自我感覺良好,這一點,我在第三組分組會議常常可以充分感受到。

譬如說司法官學院的課程,它從來不曾把冤案納入研討範圍,我們看到的都是那一些一個小圈圈裡面的人,關起門來說一些別人聽不懂的話。司改應該要捍衛人權,要追求正義的核心價值,在這種本位主義、官官相護的文化中不見了。所以我非常希望,能夠邀請總統去看這一部紀錄片,從而帶動整個司法體系去面對自己的錯誤,去誠心地檢討,然後從這裡面去學到真正的教訓。

那我的第二個……我就快快地講,我的第二個天燈,我的願望,是希望法務部能夠立刻落實偵查不公開。雖然法務部有承諾,說什麼草案、什麼樣子改進,但是這些事情根本不需要立法,每一天都可以做到,可是我們每一天都在媒體上看到,檢、警、調透過媒體放話,試圖來操弄輿論,然後影響最後案件的結果。他們不是憑堅實的證據,他們往往都是憑一些臆測跟押人取供的自白來辦案,這麼落後的司法,不改革?

我們卻在第三組分組會議上面,看到法務部的大官痛罵媒體,說人民不信任司法都是媒體的錯,我覺得完全匪夷所思。所以我希望總統能夠正視這件事情。偵查不公開,必須從內政部、法務部要去落實,這個事情今天就可以開始做,不需要等到什麼草案通過。而且法務部是最沒有資格批評媒體的,因為偵查不公開的源頭並不是媒體,而是法務部檢調系統放話,請大家注意這一點。那我真的希望總統能夠重視。

第三個天燈就是,希望立法院能夠在這一任通過檢察署的組織法。雖然這個議題在我們第三組,我們投票表決並沒有通過,但是檢察官定位這件事情非常地重要,並不是放在法官法裡面、躲在司法官的帽子底下,檢察官就有獨立。檢察官有獨立嗎?我們看到那麼多的政治迫害,都是檢察官炮製出來的冤案,檢察官有獨立嗎?檢察官放在法官法底下,它就獨立行使職權了嗎?問題根本不在這裡。

大家私底下說為的是他的敘薪、他的年資、他的退休金,這多麼地不堪!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就是躲在法官法保護之下,不需要接受一部檢察署組織法的定義跟監督,這一點我覺得非常地嚴重,也是造成我們司法改革無法推進的一個大的障礙。所以也希望總統能夠重視,也希望執政的民進黨能夠認真地考慮,在這一任國會能夠通過檢察署組織法。

我知道司法改革非常地困難,我們在第三組體會非常地深。但是體制內的既得利益,他們的反撲,不應該變成改革停滯的藉口。我希望總統能夠堅定改革意志,全國的人民都會做你的後盾。謝謝。